关于我们 产品中心
咨询热线:

028-82719316

联系我们

成都紫荆园林绿化工程有限公司
邮箱:13388181301@qq.com
手机:028-82719427
电话:028-82719316
地址: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生态大道131号

公司资讯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动态 > 公司资讯 >

谁在陷害“小甜甜”布兰妮?一部纪录片揭露媒

发布时间:2021-03-04 10:35 点击量:

  《陷害布兰妮·斯皮尔斯》剧照

  作者|Elizabeth Wagmeister

  翻译|叶青

  从《纽约灾星》到《制造杀人犯》,近年来,不少电视纪录片把这些轰动一时的案件又带回了公众的视野。美国歌手布兰妮·斯皮尔斯仍在进行中的监护(译注1:conservatorship,指监护人对被监护人财产的监护或保管)案便是其中之一。 FX与《纽约时报》共同出品的新纪录片《陷害布兰妮·斯皮尔斯》(Framing Britney Spears)便聚焦于此案,以《纽约时报》的采访报道为主线,穿连起了该案件的前因后果,近日播出后引发了大量的讨论。

  布兰妮·斯皮尔斯,美国流行公主,自2008年以来便处于以她父亲詹姆斯·斯皮尔斯(Jamie Spears)为主的监护下。这意味着从财务、事业到生活上的大小事宜,布兰妮都完全处于父亲的掌控中。去年11月,布兰妮输掉了移除父亲监护权的听证会,后者目前与财务公司贝西默信托(Bessemer Trust)一同拥有她的监护权。但她仍可就该案件继续上诉。

  《陷害布兰妮·斯皮尔斯》剧照

  布兰妮明确表示,只要詹姆斯仍然享有监护权,她就拒绝参加任何表演。“她很怕她的父亲,”布兰妮的律师塞缪尔·英厄姆三世(Samuel D。 Ingham III)在去年年末对法官说,“如果她的父亲继续控制她的事业,她就不会上台演出。”

  从案件到纪录片,这一切都是“FreeBritney”运动的一部分。该运动由布兰妮的死忠粉群体“Britney Army”发起,他们认为这位歌手的父亲一直以来都在违背她本人的意愿,操纵她的生活和事业。“FreeBritney”在社交媒体上获得了大量热度,在她与父亲对簿公堂时,粉丝也在法院外发起了抗议活动。

  自从布兰妮年少成名以来——从一夜爆红到跌入谷底,围绕着她的恶意新闻报道从未减少过,她一直在与这些性别歧视的媒体做斗争。尽管《陷害布兰妮·斯皮尔斯》是以监护案为核心,但纪录片将背景放在了90年末21世纪初,从2021年往回看,那是一个极度厌女的时代。从铺天盖地的八卦新闻到就等着看她失败的社会压力,纪录片展示了媒体几乎从不报道的布兰妮的另一面:独立、坚强、永不言败。

  当然,布兰妮的粉丝一直以来都将她的这一面看在眼中,这也是他们坚定地站在“FreeBritney”运动背后,直到布兰妮得到应有的公允判决、绝不后退的原因。而《陷害布兰妮·斯皮尔斯》无疑在粉丝呐喊的火焰上浇了一大桶油。

  “‘FreeBritney’运动想表达的主要诉求之一,就是让我们质疑监护系统,”《纽约时报》的导演和制片人萨曼莎·史塔克(Samantha Stark)告诉《综艺》(Variety)杂志。

  “整个影片的中心疑点在于,她过着流行歌手的繁忙生活,但我们却看到她常常处于危险之中。她赚了那么多的钱,但我们却被告知她没有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决定的能力,”史塔克说,“这不是自相矛盾吗?所以这一切都让人很难理解,而大多数与之相关的法庭纪律都是不对外公开的。”

  《陷害布兰妮·斯皮尔斯》剧照

  《综艺》杂志与史塔克谈了谈围绕着布兰妮的厌女媒体,以及她在拍摄过程中的其他发现。

  《综艺》:你联系了布兰妮的家庭成员,但在影片里我们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,这是为什么?

  史塔克:她和她的家庭成员目前拒绝接受任何媒体访问,这里可能有一层法律上的原因,他们都在为打官司做准备,而他们的律师通常会建议不要接受任何媒体采访。公关、律师、朋友、邻居,为了和他们取得联系,我们想尽了一切办法。

  《综艺》:影片谈到了你们不确定布兰妮本人对采访要求是否知情,从这一点,观众可以了解到什么?

  史塔克:所有能让她得知这部纪录片存在的事,我们都做了,但她被一个严密的圈子围绕着,我们不确定她是否收到了采访请求。我们连拒绝的回复都没收到,任何回复都没有。

  《综艺》:近些年布兰妮几乎没有接受任何媒体采访,这是为什么?

  史塔克:如果你在过去的5至10年间采访过她,你就知道采访会在她监护人的严密看管下进行。许多媒体同行都提到过,如果你想采访布兰妮,最终成果必须要通过她团队的审核。而对许多新闻机构来说,这违反了新闻道德。所以你不可能看到记者直接采访布兰妮本人,你只能通过社交媒体看到她。

  《综艺》:你知道她对自己社交媒体账号有多大的控制权吗?

  史塔克:她有多少控制权我们不了解,但很多明星都有专门的社交媒体经纪人。

  《综艺》:布兰妮的许多粉丝认为,她正在通过社交媒体发送秘密信息,在你看来,她在通过社交媒体寻求帮助吗?

  史塔克:问题就在于,因为监护的存在,布兰妮被沉默围绕着,你不能直接问她是否需要帮助。她的监护人可以决定谁能拜访她,让她处于24小时的监控下。所以如果你给她的公关或者经纪人打电话,你是约不到采访的。因此她的社交媒体就很像是你能唯一联系到她的地方。我每天都会刷她的主页,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图片,有什么新的可以解读的地方。我们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,她从未谈过她的监护情况,所以粉丝才会觉得她在通过社交媒体发送信息。

  影片里引用了很多以前的采访素材,其中有一位男主持人问到了她的胸部,她还被问过是不是处女。她没有回答太多,看得出来她很反感,她面对媒体是很有一套的,但这一点从来没被注意到过。

  我也是才注意到这一点,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一个被男性高层控制的玩偶,紧接着她疯了——这就是一般人眼中的布兰妮。在这些采访素材里,尽管她还很年轻,但她掌控力十足。重看这些采访,你会发现它们几乎都带着某些恶意倾向,所以我们找到了所有她反击并表达不同观点的段落。她不是一味地回答主持人想听到的答案。

  如今再看那些采访,非常令人震惊。如果在今天,有记者问这样不恰当的问题,女明星应该会直接反呛,这些记者也会在社交媒体上被抵制。

  其实这些采访大多数都发生在2000-2008年,也没过去几年,但放到今天是绝不可能发生的,这着实令人惊讶,因为这不是什么老掉牙的历史。

  《综艺》:确实,总是有一种玩偶叙事围绕着她,在你看来,在她的早期职业生涯中,她有多少掌控权?

  史塔克:我采访过的每一个人都告诉我,在打造个人形象的过程中,她也是很有创意的,而不是听吩咐做事。在有一段没有剪进成片的采访中,对方告诉我,有一次布兰妮和她的造型师在绿幕间(green room)为一个晨间节目做准备,她直接拿剪刀把要穿的短袖剪成了露脐装,这位造型师说,“这就是布兰妮,我们可无法控制她。”

  《综艺》:在她的事业早期,这种巨大到让人失措的媒体关注度对她产生了什么影响?

  史塔克:我跟海莉·希尔谈过,她以前是《TeenPeople》的时尚总监,后来她成为了布兰妮的造型师,和她变成了好朋友。她说,她记得布兰妮哭过,媒体对她造成了很大的困扰。当你只是一个正在探索性(sexuality)的青少年,而一些成年男人却总拿这一点来羞辱你,你该怎么做?海莉提到了一点,因为在《Baby One More Time》时期的这些无止尽的羞辱,她决定不再取悦所有人。这是一件所有女性都需要学习的事,而她只是在很年轻时就体验到了。在这些素材中,你可以看到,当那些成年人对她说,你对小朋友来说是一个坏榜样,她并没有退缩,反而更进一步。我认为这就是她总穿露脐装的原因,因为大家都让她不要穿。

  《综艺》:她当时是怎么处理这些负面报道和荡妇羞辱的?

  史塔克:海莉和费利西亚(布兰妮的前助理)记得她会非常难过,会在浴缸里大哭,但他们还是得继续演出。他们也谈到了粉丝对她的无条件的爱,也就是在那时候,粉丝对她而言变得非常重要。当她在舞台上时,所有的批判都消失了。她在表演中得到了慰藉,她知道自己可以登上舞台,为粉丝表演,获得他们的认可和接纳。

  《综艺》:你觉得对她的过度性化(hyper-sexualization),对她的心理产生了什么影响?

  史塔克:我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,在拍片时我们也有特别注意这一点。很多人根本不认识她,却想分析她的心理状态。但是我认为发生在布兰妮身上的事,其实是代表了会发生在所有女性身上的事。她本来是一位前途无限的当红歌手,然后她因为太性感被羞辱,然后因为所谓的对贾斯汀(贾斯汀·汀布莱克,布兰妮前男友)不忠,她陷入舆论风暴,然后她就成了大家口中的荡妇。人们觉得自己可以肆意批判你,这在所有的高中里都会发生。这当然会对当事人造成伤害。

  《综艺》:说到贾斯汀·汀布莱克,你有试着联系他吗?

  史塔克:我们没有联系他,我们也没有联系引用素材里的任何人。我们请受访者谈了谈对围绕这场分手的报道的看法,也引用了贾斯汀在分手后拍的MV(译注2:《CryMeaRiver》的MV女主角与布兰妮非常相似,在MV中有不忠行为)。不过我们并没有对贾斯汀提出什么控诉,我们只是引用了他的MV。关于布兰妮的诸多报道都围绕着她身旁的男人,但我们不想让男朋友和恋情成为纪录片的中心。他们确实也对布兰妮产生了影响,但我们不想聚焦在这一点上。关于布兰妮,可拍的东西太多了。

  《综艺》:二十一世纪初,正是八卦小报文化(tabloid culture)最盛行的时期,狗仔手握大权,因为明星的照片非常抢手。而如今明星自己就会在社交媒体上晒照片。布兰妮的星路历程与如今的年轻明星相比,有什么不同?

  史塔克:整个行业都变了。我们在选择剪辑素材时非常小心。剪多了,可能会对布兰妮造成二度伤害。剪少了,又不能达到我们想要的效果:让我们意识到自己在这件事里扮演的角色,以及重新审视那些如今看来非常荒谬的事。

  除了八卦和狗仔文化外,当时似乎也没人讨论布兰妮的心理健康。现在像赛琳娜·戈麦斯(Selena Gomez)和黛米·洛瓦托( Demi Lovato)这样的明星,都会公开讨论这个问题。

  我们当时根本不会谈这个,没人想了解一场悲剧的背后原因。我觉得我们会看到这样的转变,是因为现在掌权的是新一代人,当时的观众大多都是中年人,大多数谴责她的人也是这个年纪,而布兰妮当时只是一个小朋友。而如今媒体从业人员和高层都差不多和布兰妮一个年纪。

  媒体对布兰妮的描绘,甚至直到今天,大多是负面的。她常常被描述成一个“疯子”。

  我们不知道布兰妮是否真的患有精神疾病,这是娱乐圈的一个谣言。她的医疗记录从未公开过,没人知道真实情况。但是我们想帮她摆脱过去的描绘,不管是剃光头还是什么也好,我们想向观众展示不一样的东西,纠正关于她的叙事,让观众了解她那些行为背后的故事。

  《综艺》:在纪录片里,Jive唱片公司(索尼音乐娱乐旗下RCA音乐集团的音乐厂牌,现已停业——译注)的一位管理层人员提到,詹姆斯第一次走进他们的办公室,就谈到了钱,那时候布兰妮还非常小。根据你的观察,你觉得布兰妮的父亲是不是在利用她,而且只对她的钱感兴趣?

  史塔克:我不知道,但是许多受访者提到的故事都有类似的暗指。也有一些人不愿意在镜头面前谈这个。但我知道的是,在布兰妮小时候,他有酗酒问题,还进过康复所。在她事业早期,他并没有扮演多重要的角色,我们甚至都找不到什么他俩在一起的照片,她和母亲以及兄弟姐妹的照片倒是非常多。所以上述问题的答案就见仁见智了。他自己也承认,他并没有经常陪伴在布兰妮左右。在布兰妮成名早期,他和布兰妮的母亲琳恩离婚了,而且在她大火之后准备发布第一张专辑时,他们二人都破产了。所以不妨设身处地地想一想,当你只有15、16岁,你的父母都在艰难度日,而且你从小家里也没什么钱,如今你却有机会帮助家里所有人,这确实是个很沉重的担子。

  《综艺》:布兰妮当时还小,但却有那么多人从靠她赚钱——年少成名的麻烦之一。在她成名的早期,她有意识到自己的吸金能力吗?

  史塔克:海莉讲了一个故事,不在成片里。当时他们给了布兰妮一批芭比娃娃作为参考,让她选择不同的衣服,打造成布兰妮娃娃。她对布兰妮说,“这些娃娃会让你赚到一百万。”布兰妮说,“希望能赚更多!”海莉说她被这个年轻人的商业敏感度震撼了。我提到这个故事,是因为布兰妮有赚钱资助家人的能力,而她也知道这一点。

  《综艺》:快进到今天,布兰妮的财务由她父亲掌控,他在花她的钱,而且还从她身上获利,这听起来是不是有点奇怪?

  史塔克:影片也提到了关于监护系统的这一点。因为法院认为布兰妮没有为自己挑选律师的能力,她被指派了一位律师,而在过去的13年里,这位律师的律师费一直是她在付。在监护系统下,她在出自己的律师费,还要给监护人钱,还要出监护人的律师费。布兰妮现在正在通过司法途径移除她父亲的监护权,她不但要付自己的律师费,还要付她起诉对象的律师费。据估算,去年她的诉讼费大约为120万美元。我估计今年会更多。总之这一切都非常令人迷惑。

  《综艺》:为什么她的父亲能拿到监护权?布兰妮与母亲的关系似乎要更好一些,为什么她拿不到监护权?

  史塔克:这是一个好问题。布兰妮目前面临的这种监护,通常的对象是阿尔兹海默症患者,监护的意义在于保护被监护人,做出监护人本人在清醒状态下会做出的决定。所以,无论谁拿到了监护权,都应该以被监护人的利益为出发点,了解被监护人的意愿和处事方式。而布兰妮当时才26岁,这实在是太奇怪了。被监护的对象通常是将死之人,监护人一般是家庭成员,而摆脱监护之所以如此困难,是因为被监护人一般在这个过程中就去世了。所以想成为监护人,必须要某位家庭成员提出申请,提名自己或其他人。很显然,他父亲提出了申请,就我们所知,她母亲则没有。监护系统就是这样运作的。

  现实情况当然比你说的要复杂,因为(要成为监护人)还得经过法院批准。但总的来说,布兰妮的父亲认为她需要监护,他提名自己成为监护人,也成功了,并且依然持有监护权。

  一旦你进入了监护系统,就很难脱身,所以布兰妮似乎陷入了法律困境。就像《第22条军规》(译注3:影片中,第22条军规规定,疯子可以免于飞行任务,但必须由飞行员本人提出申请,而本人一旦提出申请,便可证明他并不是疯子)那样,想要从监护中脱身,布兰妮必须要证明自己有管理生活以及财产的能力,但她正处于监护中,也就意味着她没有上述能力。

  《综艺》:2008年,布兰妮很快就重新开始工作,开启了《Circus》巡演,还客串了《老爸老妈的浪漫史》,很多人认为这太快了,她又开启了疯狂赚钱模式,而她的父亲正好可以从中获利。她本人当时想重新工作吗?

  史塔克:监护生效2个月后,她就开始客串电视剧,这着实有些令人意外。她当时做的许多工作,不只是她本人在赚钱,围绕着她的所有人都在通过她赚钱。她让这么多人赚得盆满钵满,如今她却不能为自己赚钱,这实在说不通。

  《综艺》:这么多年来,大家一直在问的一个最显而易见的问题就是,如果她都能正常工作,为什么她需要被监护?

  史塔克:这确实是一个很值得问的问题,监护一般都被当作是最后手段来使用的。

  《综艺》:关于布兰妮在2019年突然取消赌城驻唱一事有诸多猜测,她不愿意继续驻唱,是否与她父亲的操纵有关?

  史塔克:我们也不知道,因为她也从未谈过这件事。但她取消驻唱这件事,对当时在那里工作的人来说,是一个超级大意外。就像是所有一切都准备好了,她却突然做了这个决定——我们听说连她的舞台服装都已经做好了。在这个时间点还发生了另一件事,凯文·费德林(Kevin Federline,布兰妮前夫,与她育有二子)申请了一项针对詹姆斯的限制令,因为后者与他的孩子发生了肢体冲撞。因此詹姆斯就不能探访自己的外孙了。这两件事几乎是同时发生的。我不能确定,但可能两者之间有关联。

  《综艺》:布兰妮和凯文·费德林的关系如何?

  史塔克:就我所知,她和凯文·费德林一起照顾孩子,关系不错。多位受访者都是这么说的。

  《综艺》:孩子的抚养权在谁手里?

  史塔克:我不太清楚,我们没能找到任何相关资料。

  《综艺》:布兰妮的律师在法庭文件中明确表示,除非她的父亲让出监护权,否则她将不再演出,这对“FreeBritney”运动来说是个转折点。这份文件有什么意义?

  史塔克:这些文件刚出来的时候,每个人都惊呆了。因为这么多年来,事情几乎没有任何进展。当时我们刚开始拍摄这部片子,我们立马改变了影片的叙事结构。布兰妮明确表达了她不想让父亲插手她的商业和财务,她的立场非常坚定。

  《综艺》:在文件中,布兰妮也认可了粉丝的行为。粉丝们在“FreeBritney”运动中的所作所为产生了什么影响?

  史塔克:这也是她首次认可“FreeBritney”运动,文件表示,她不想让这件事成为家庭秘辛,而且全世界都在关注这件事。所以她在暗示,她希望事情得到改变,也说明“FreeBritney”运动不是在无的放矢。